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旅游资讯 >
全国2000座玻璃栈桥让游客吓破胆 景区摇钱树面临整治(2)
发布于:2019-12-03 被点击:

  患上“玻璃桥依赖症”的景区,一旦被关停,营收立刻呈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河北狼牙山景区2018年第一季度接待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2%,之后玻璃栈道被关停,游客数量逐月下滑,至8月,接待游客数量同比下降34%。河北白石山景区自2018年4月关停玻璃栈道项目后,600多个旅游团队取消了行程,接待游客数量同比下降40%。

  在“门票经济”下降的大背景下,兴建玻璃桥、玻璃栈道或玻璃观景平台被视作摆脱景区经营困境的“速效解药”,背后折射出国内大多数景区的“揽客”焦虑。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峰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原国家旅游局在2012年曾出过报告,国内有2万多家景区,80%的游客集中在20%的头部景区,“大量景区游客量不足,景区更新换代需要新项目来扶持。所以玻璃栈道这类代表项目给景区提供了一条出路,造成大家盲目跟风。”

  杜洪波分析,20年前,国内景区吸引游客主要靠景色,而如今,游客们更追求体验感和参与感。所以现在的景区要靠项目成就,要看景区有多少二次消费项目。

  从景区运营的角度看,更加注重景区体验项目的打造,这是一件好事,但问题在于一哄而上。“国内旅游产品缺乏,往往是别人景区有的项目我没有,就感觉自己景区少了点什么。”江西悬空栈道建设有限公司的施工团队曾参与建设张家界天门山玻璃栈道,公司总经理封立强对《中国新闻周刊》道出了国内景区的心态。

  玻璃栈道、吊桥自身的特性,也促成了它能被快速复制。“它们的特点是有区域性游客,景区之间不冲突、不抢客流。比如北京周边有网红玻璃桥,江西也有,大家都能吸引附近游客,所以出现遍地开花的现象。”封立强说。

  对于景区投资者来说,这些二次消费项目不同于传统的餐饮、住宿,不会受困于接待规模的天花板,可以接待游客数很多。“这个项目潜力很大,关键是前期如何规划好、宣传好。”杜洪波说。

  杨彦峰也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目前景区的特种设施,包括玻璃栈道、吊桥、飞索等极限运动类项目,已经形成了非常大的市场,也有很大的空间和存量,不下千亿级别,我们需要正视这个市场。”

  但“网红”的东西容易快速变现,也容易“速朽”,看似火爆却容易成为过眼云烟。玻璃观景项目也在更新迭代,早期受人追捧的是玻璃栈道、玻璃吊桥,而近一两年,玻璃滑道、5D玻璃天桥成了景区和游客打卡的“新宠”。

  一些小景点,也很难靠玻璃栈桥“一招鲜”。尽管大家都在效仿张家界的经验,但对于很多景区而言,“云天渡”有很多不可复制性。封立强注意到,张家界有自身优势,作为国家5A级风景名胜区,每年游客量超过千万,有很好的游客基础。其他规模较小的景区引进这些玻璃栈道等项目,有的只能带来短暂效应,前两三个月容易吸引当地游客前来,但是后期的吸引力不足。

  作为投资人,杜洪波需要提前预判风向。在他看来,玻璃栈道类观景项目未来可能还有3~5年的生命周期,在出新的产品之前,它仍然会成为景区的标配。

  三无行业

  越来越多的景区和承建方盯上了这门生意。那么造一个玻璃栈桥或者滑道需要什么手续?很多施工方都给出了相同的答案:不需要手续。

  无行业规范、无验收标准、无监管主体,是整个行业的通病。以玻璃滑道为例,国家对特种设备实行目录管理,但玻璃滑道作为新事物并没有被纳入目录。建设投资门槛低,审批难度低,并且投资回本快,这些在景区建设者眼里的优势,给玻璃滑道的安全埋下大量隐患。

  无论国内外,玻璃观景项目出现安全事故从未间歇。2019年10月1日,江苏无锡落差158米的华西玻璃滑道发生事故。一位目击游客称,当天雨势变大,多人滑出冲进树林。6月5日,广西平南县佛子旅游风景区,由于下滑速度过快,游客撞破玻璃滑道护栏,事故导致1人身亡,6人受伤。过去几年,类似的伤亡事故不断发生。

  但关于玻璃栈桥技术的安全性,业内存在不同声音。

  “一出现问题,有些人想当然以为玻璃栈道有危险,这个观念不对。”杨彦峰认为,目前这些项目使用的玻璃属于钢化玻璃,技术先进,生产这类玻璃时,会有一定的工程、力学和质量等要求,“像河北白石山景区的玻璃桥,它通过了桥梁隧道行业的工程标准验收,所以不能简单认为玻璃栈道绝对不安全,这很片面。”

  在他看来,因为出事故就认为所有项目都不安全,这种导向过于简单粗暴,“不能因为简单一刀切,就扼杀景区二次升级的重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