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景区新闻 >
人民日报记者写了本融媒体书,单篇微信阅读3000万+
发布于:2019-11-29 被点击:

“新闻讲究写实和纪实,务求客观真实;文学讲究描白和留白,追求意象和想象。有差别差异,更有相通之处。”跳出小我看世界,于差别与相通之处做文章,记者也能创作出践行“四力”,深度融合的文学作品。

记者如何创作文学作品?文学作品又如何做成融媒体产品?

6月5日,《传媒茶话会》对话人民日报社安徽分社社长朱思雄(笔名“斯雄”),向您讲述“融媒体书”——《徽州八记》创作背后的故事。

报道之外的发挥

记者的主业是采写新闻,但写好新闻报道之外,其实应该还有很多发挥的空间。

“刚开始,因为工作需要,写正风反腐促发展,连续3次去滁州,看了那里的琅琊山、醉翁亭,还有‘中国改革第一村’小岗村;写黄梅戏,四下安庆,知道那里有金鸡碑,有石牌镇……整版报道《滁州两任市委书记落马之后》《黄梅戏走在窄窄的田埂上》发出之后,总觉得有些不甘心,还有那么多题材素材激荡着我,还有好多思绪情感要表达、要传递。”人民日报社安徽分社社长朱思雄在《徽州八记》的自序中回忆道。

忽然有一天,朱思雄想到了柳宗元,想到了他的《永州八记》——借山水之题,以文墨自慰,发胸中之意。

“记”,是古代的一种文体。可以记人记事,记山川名胜,记器物建筑等,以记述为主而兼有议论、抒情,阐发作者的感情或见解,托物言志。朱思雄当即决定:“假使写一组类似《永州八记》的游记,岂不正合我意?!”

可起笔又犯踌躇,题目叫什么“八记”呢?

朱思雄告诉《传媒茶话会》:“本来可叫《安徽八记》,虽然准确,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东西。最终确定叫《徽州八记》,主要是考虑:在一般人特别是外省人心目中,徽州就是安徽的代名词,并不是狭隘地局限于古徽州的那一片地域;‘徽州’二字,本身就有足够的名气和文气。”

2017年初,到安徽工作一年多之后,朱思雄开始《徽州八记》的写作,以游记散文的形式给报纸副刊供稿。

增强“四力”的力作

2017年3月25日,《徽州八记》以开篇,在人民日报副刊首发。随后在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光明日报、香港文汇报、大公报陆续推出,最后由安徽文艺出版社结集出版。

2018年5月24日,《徽州八记》新书发布会在安徽图书城举办。

人民日报记者写了本融媒体书,单篇微信阅读3000万+

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虞爱华说:“盼望已久的《徽州八记》今天正式上市,这是安徽宣传工作有意义的一件大事。斯雄先生到安徽工作以后,以宣传安徽为己任,以服务安徽为职责,为宣传安徽做了大量工作。他在工作之余写出的《徽州八记》,不仅展示了斯雄先生正确的政治方向、舆论导向、新闻志向、工作取向,而且体现了斯雄先生走基层的脚力、看问题的眼力、想问题的脑力、写作品的笔力。《徽州八记》是宣传安徽且深受读者欢迎的一种有效形式,期待斯雄先生写出‘新八记’。”

“好的作品,一定是增强‘四力’的结果。”朱思雄告诉《传媒茶话会》。

从琅琊山、凌家滩、石牌镇、大通镇到小岗村、淠史杭、科学岛、花戏楼,即使作为记者,要客观描写“安徽八景”,仍然要下很大功夫。因为陌生,可能冷眼而独到,却也难免盲人摸象、以偏概全。即使是同一处地方,也需一而再再而三地寻访,不断归纳提炼,还要不事雕饰,力求准确凝练,富有美感。

为写好《淠史杭治水记》,朱思雄告诉《传媒茶话会》,他在半年之内曾六下六安,踏遍六大水库,从渠首到渠尾反复地走,从安徽境内一直走到河南的固始。

人民日报记者写了本融媒体书,单篇微信阅读3000万+

“淠史杭灌区工程是新中国成立后建设的最大的水利工程,但很多人并不知情。光讲它‘人定胜天’的过去,就已经够‘伟大’的了;如果仅仅停留在这一点,自然是远远不够的。事实上,进入新时代,淠史杭灌区工程已经由原来单纯的水利工程,演变成为生态文明建设工程,因它而造就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其作用其效能,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朱思雄向《传媒茶话会》介绍道。

“融媒体书”的“样书”